004 天书

普天之下,无人不知李仙的大名。

李仙的父亲一生最大的愿望,就是得道成仙。所以当唯一的儿子出世时,毫不犹豫地直接命名为“仙”。

李仙也不负父亲的厚爱,从小就展露出修道的极高天分,尤其精于卜算。多少达官贵人、王室公卿都来寻求指点迷津。

按照正常的思路,李仙最后应该是能够脱去凡胎、位列仙班,他的家人自然是随着**升天。

所以李仙的父亲每天都吃得很撑地等着升天。

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在李仙十六岁那一年,命运的轨迹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。

自从李仙修道小有所成之后,他每天会免费帮人卜算。每天仅限三卦,不论男女老幼、贫穷富贵、公侯平民,先到者得。

因为李仙的卦特别准,众人趋之若鹜。

能获得李仙卜卦指点的条件,听起来好像很简单,只要起早去排队就可以。

但是一段时日后,很多人发现:在去往李仙家宅的路上,总是有各种奇怪的阻碍,以致到达之时,三个名额早已满了。所以,能不能排得上号,全凭各人的福报因缘了。

而这个月,关于卜算的怪事更是层出不穷。

连续三天,都是由一个年轻的女子获得第一号的卜卦资格。而且每次这个女子卜算完之后,李仙的脸色总是一脸凝重、若有所思。

这个也就罢了,让众人哗然的是:半个月后,李仙将自幼所学的一切修道典籍烧个精光,而后不知所踪。

据李仙的仆人说,李仙在烧书之前,连续半月寝食难安,嘴里曾经喃喃自语:“修道有何用……”

一时之间,街头巷闻都在谈论这件事情,各种传言沸沸扬扬、难以止息。

当今天子有三儿三女。

前五个孩子都很优秀,唯独第六个孩子降生时天有异象。

本以为是祥瑞,可是所有的高人都异口同声:六公主是个祸害。

至于怎么个祸害法……

所有的高人集体摇头晃脑:“天机不可泄漏……”

呃……有时候挺想掐死这帮高人的。

琉璃这一世,就是那个倒霉的六公主。

自小她就展露了惊人的智慧才智,甚至在十岁那一年,就“女子守寡可以再嫁”的问题在朝堂上舌战群臣,辩得群臣无言以对。

自此之后,六公主“妖孽”的名头越发响亮了。

琉璃自小没有朋友,没有人愿意和一个不祥的妖孽当朋友。虽然帝后都很疼爱这个女儿,但是为避众口,还是在琉璃十五岁这一年,将她送出宫外居住,对外声称:公主被高人收为弟子,四海云游去了。

众臣皆抚手庆幸:国家之幸!天下之幸!

出宫之后,琉璃发现,天下虽大,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处。

此时之人崇尚修道,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会看相、望气等粗浅的方法,然后每一个人在端详完琉璃的面貌之后,都会退避三尺,直呼:“不祥之人!……”

琉璃摸了摸自己的脸,无奈地叹气。

“命,当真不可改?”她看着天上的明月:“我不信!”

这三年间,她走访了天下的诸多高人,她的问题只有一个:

“如果不祥之命不可改,那你们修道也无用!如果一切都是注定的,那么你能得道也是注定、不能得道也是注定,何必一生苦修?”

当然,也间接砸了不少高人的招牌。

三年的时间匆匆而过,琉璃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。

在这三年里,她看见许多的人因为“望相”之说,而被冠以不祥的名头,尤其是女子,除了死,这些女孩子已经没有别的出路了。因为连她们的家人都嫌弃她们,将她们安置于荒野,任由她们自生自灭。

其实所谓的“不祥”,按照相士的说法,也不过就是克夫、克子等,并不是多大的罪业。但是在这个女子只能安于后宅的时代,不能“旺夫”,就已经是天大的罪过。

真正让琉璃动容、下定决心帮助这些可怜人的,是一个叫阿花的女孩子。

阿花也是因为相士定为不祥而被赶出家门。

可是阿花不像其他人一样,她没有自暴自弃,而是凭借自己的好手艺,由掮客将她的绣品卖给达官贵人从而换取报酬。她的报酬,养活了同居于荒山的几十个女子。

可是这样卑微地活着,那些所谓的正常人还是不打算放过她们。一场旱灾让许多的人都流离失所,流民发现了这些尚有余粮度日的可怜女子。

流民抢占了她们的粮食和屋子,并且打算将这些不祥人通通烧死,美其名曰“替天行道”。

阿花沉着地应对着一切,最后反而用计将流民通通烧死——那本来是为了烧死她们而准备的火坑。

但是阿花也被流民刺了好几刀,其他的女孩子跑出来找大夫时被琉璃偶遇,听完了她们的哭诉,琉璃马上让随自己出宫的大夫去救治阿花。

可惜还是救不回来。

殆死的阿花将琉璃看成神仙,紧紧抓着琉璃的手:

“仙子……我杀了人、杀了人……我不想的……我只是想好好活着,只是想和家里人一块……活着……”阿花的心愿真的很平凡,可就是这样卑微的心愿,都遥不可及。

琉璃发誓:一定要帮这些女子寻条活路。

一切的转折,就是遇见了李仙。

从李仙那里,琉璃得知了一些很关键的信息。

按照李仙的指点,琉璃来到一处称为境湖的地方,在月圆十五之日,月影倒映在湖中心时,口诵李仙所教的咒语,然后奇迹般地,湖中的月影居然现为一扇门。

琉璃赶紧启门而入,如愿见到李仙的师父。

很意外,李仙的师父居然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。

“我是……”琉璃正犹豫着怎么开口,李仙的师父已经含笑招呼她坐下。

“我都知道,不必多言。”

闻言,琉璃反倒局促不安。

“你来,是为了天书吧?”

“嗯!”琉璃从李仙处得到的最重要的信息,就是天书的存在。

传说中的天书,先于所有天地万物而存在,所有世间的一切,事无巨细均记载于其中。

李仙告诉琉璃,之所以他的卦那么准,就是他的师父传授了他窥探天书的方法。

琉璃相信,天书里肯定有改命的方法。

“你能告诉我,你想做什么吗?”

“我希望:天下的女子都能心安理得地活着,不必因为望相之说而赔上性命。”琉璃小心翼翼地问:“呃……不知如何称呼您?”

“我叫常羲。”

“……”琉璃一手的汗,仙人都那么奇怪吗?难道我要直呼其名?

“哦,在另一个维度和空间,那里的人尊称我为‘月神’,你可以这么称呼我。”

“……”说什么?没听懂。果然,仙人之语不是那么容易堪破的。

场面一度很尴尬。

在一旁偷窥的单师也是满头汗。

他在心里不断地埋怨他的师父(就是在石头上打盹的那个老头):琉璃好歹也是佛弟子,怎么这一世转生,得和一些佛门之外的修道人搅扰不清,真是……

“仙子,可否让我一览天书?”琉璃鼓足了勇气提出要求。

“那本破书?你想看?”常羲倒是依然笑眯眯。

“破书?”

“是啊,它是可以将天地万物、过去未来一切都详细记录其中,可是那有什么用?”

“没用?”

“知道了一切,却又不能改变,难道不是一本破书吗?”

“可是,李仙告诉我里面有破解厄运、转难成祥的方法……”

“那也是书里事先记载的。”常羲不在意地挥挥手。

“仙子的意思是……能够得到高人的指点,而后改变厄运,也是事先就注定的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那李仙告诉我此处……”

“也是书里都记载了。所以你来,我一点都不惊讶。”常羲打量着琉璃灰败的脸色:“怎么?”

“……不祥之命,注定无改?”琉璃想起了那些女子绝望的眼神。

“不祥?你告诉我,什么是不祥?”常羲闻言,突然来了兴致。

“世所不容、危害他人就是不祥。”

“世间之人,愚昧居多,何必理会?”常羲笑眯眯地递给琉璃一盏茶:“至于危害嘛……世间之事,利害不定。他们所预言的危害,说不定是另外一群人的利益。”

“他们?”

“就是你降生时,给你卜卦的所谓的‘高人’。”

“我不明白……”琉璃的脸色和缓了一些。

“无须明白,做回你自己就好。”常羲递给琉璃一卷书:“好好参详。”

琉璃呆呆地接过书,还来不及道谢,常羲已经急促地说道:“你该回去了,否则来不及。”

琉璃还没反应过来,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境湖的湖畔,哪里还有常羲的身影?

正在疑心是不是自己的梦境,却发现手里握着常羲所赠的书籍。

琉璃不知道的是,她进去的这么一会时间,人间已经过了一年了。

“人都走了,还不出来?”常羲很没有仙气地翻了翻白眼。

单师一额汗地现身,朝常羲合掌鞠躬,表示谢意。

“我最讨厌你的出现,每一次都扰乱我的资料库,看,又在重组。”常羲继续吐槽。

“天书在重组啊……”单师讪讪地和应。

“你的干涉打乱了原有的资料收集和分析结果。”常羲又瞪了单师一眼:“什么破系统?修复时间这么长……”

单师还是不敢说话。

常羲看了他一眼,叹气:

“算了,我只会怪那个老头,不会怪你。”她犹自嘀咕:“什么历劫修行,好好一个小孩子,非得把她扔到这个破烂世界……”

单师深有同感,却不敢表态,就怕眼前这个仙子说出更多诽谤的话语。

常羲坐了下来,开始泡茶:

“你我从上一劫相识至今,何必这副样子?我难道是第一天认识你?”

单师接过茶,问:

“你给了琉璃什么东西?”

“秘密。”

这次换单师翻白眼:

“凡间那些膜拜赞美你的人,要是知道你的真面目……”

“赞美?我怎么听见的都是‘嫦娥应悔偷灵药,碧海青天夜夜心’?”常羲笑:“世人就喜欢以讹传讹,明明我是上一劫文明的人,他们却牵强附会我是他们的神明,还胡乱配了一个叫后羿的人,说是我的丈夫?哈哈……”

“谁让你不小心泄露了一些信息,让他们捕捉到?”

“不谈这个。”常羲心虚回避:“不过,有一点他们倒是没有猜错,我确实是抛弃丈夫而出走的人。”

“常羲,随我入佛门修道吧……”

“当初既然在佛陀那里求了仙人的修法,我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。”常羲轻嘲一笑:“活了这么久,够了。”

“可是仙人的寿命终究有限……”

“我当初得到你的帮助,逃离了原本可怕的命运,已经很幸运了。”常羲回想起身为凡人时悲惨的婚嫁,每天被殴打的噩梦般的过去:“我现在看管这几个小千世界的资料库,过得挺好的,不必再劝我。”

“若是命终而下堕三恶道呢?”

“再说吧,你喝完茶就快点走,我得重新做一个链接,否则人人都知道从境湖这里来找我的方法可怎么办?”

“那个,你怎么收了李仙当徒弟?”

“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。”常羲叹气:“你想知道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可我不想说。”

“……”

六公主回京了!朝野震动!

每个人都伸长耳朵、瞪大了眼睛,想知道身为“妖孽”的六公主想干什么,结果一无所获。

一个月后,由六公主筹办的“女学”正式面向全国招生,优先招收被断言为不祥之人的女子。

举国哗然!

谁也不知道六公主是怎么说动帝后的,甚至还得到太子的默许和帮助,这、这……

当初为琉璃占卜的一票高人全跳了出来,直呼“妖孽颠覆国政”!

琉璃闻言只是翻了翻白眼。

颠覆?更颠覆的还在后面呢!

据后世史书记载,被卜算预言为“妖孽”的六公主,不仅开创了史无前例的女学,让所有女子都如同男子一般学习圣人之道,并且还促成了女子出仕,间接造就了一个难以言喻的繁华盛世,也让天下女子的人生多了一种可能和选择。

最为人所称道的,是琉璃大方传授仙子教给她的秘法,不过只限于女子。

多少三尺男儿恨得牙痒痒,却无可奈何。

这应该算是此界最早的女权运动吧。

至于这个秘法是什么嘛……

常羲的原话是“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。

在常羲的暗助和琉璃的苦心教导下,这个世界居然提前了一千年迎来了科技时代。

至于“妖孽”的预言……史书记载:六公主对于未来之事仿佛了如指掌,每每国家到了紧要关头,都能直指要害,转危为安。

比如飓风的预言(其实是天气预报)、对于河水泛滥的防治(水利工程)、饥荒年的应对(真空罐头)、旱灾时祈雨成功(人工降雨)……诸如此类的事例,让天下人都将六公主奉为谪仙一般。

天下的女子都众口一词地为六公主辩白:对于原有的掌权的男子而言,六公主确实是妖孽一样的存在。可是对于普天下的女子来说,六公主就是仙人下凡!

不仅如此,六公主还将天下的相士聚集一处,以一人之力反驳众人,竟然让天下的所有相士都哑口无言。

“尔等只知其一,就敢妄断他人的命数,多少人因为你们的言语而丧生,实在可恶!所谓望相之术只能是参考,真正的命数之理早已经失传,出生的时辰都不能准确断言人的一生,因为真正的命数是父精母血结合之时就开始运转,何况久远以前的一个圣人也说过:所有的因果只有被称为‘佛’的圣者才能了知,圣者菩萨尚且不能,你们一介凡人,怎么就敢铁口直断?!

这些你们所谓的不祥女子,现在凭借所学为国为民造福,何来不祥?你们才是祸国殃民的不祥人!”

……

从月亮上看着这一切,常羲笑眯了双眼,暗暗为琉璃的作为喝彩,不枉自己暗助于她。

琉璃此世得享高寿,九十九岁才逝去。

去世之前,琉璃身边围着几个女子,不断地哭泣。

她们都是从女学当中选拔出来的高材生,并且身任国家要职。而这梦境般的一切,都是琉璃赋予的。

“……你们,快乐吗?说真话……”琉璃知道今天就是自己的寿尽之时,心里并不惶恐。

几个女子面面相觑,出于对琉璃的尊重,还是说了真话:

“今日这般,我们已经很知足了。其余的伤心,不足挂齿……”这些被判定为不祥的女子,都终身未嫁。

“……还是不快乐啊,果然,轮回就是这样……”弥留之间,琉璃再度回忆起前世的种种:“果然,只有佛法才能……才能……下一世吧……”话语未尽,已含笑逝去。

常羲在月亮上看着琉璃又入轮回,去尽力完成千百劫以前发下的誓愿,她不由喟叹:

“佛法还是挺好的,一切都有了改变的可能……”

月亮上的喃喃自语,寂寞地飘散在月宫之中,随着月桂的香气四散弥漫,却无人回应。

作者:Mercy

书名:《如梦令》

本篇连载小说已获授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

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如梦令|第三折 琉璃心(一)

如梦令|第三折 琉璃心(二)

如梦令|第三折 琉璃心(三)

如梦令|第三折琉璃心(五)

最新评论
本栏目热门文章
周排行
月排行
你的迷茫,终会败给坚持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三)
望秋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四)
珍珠御露
何以为家:一个关乎我们每个人
藏在面包里的秘密
诗情画意 - 楚泽流芳
李花逢春
你真的想要996.ICU式的
警惕!别让这些消耗孩子的福报
别嫌弃你的爹妈
活得太清楚,是最大的累
李花逢春
请让自己慢下来
诗情画意 - 楚泽流芳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六)
你若简单,世界就难以复杂
你的迷茫,终会败给坚持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