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5 转机

我后来舍弃了大鯾的那块化石,寄生到另外一处。

崖余和他妈妈达成共识没几天,又爆发了新的矛盾。

他每天喂的那三只小老鼠,白天就跑到他们家的厨房,吓得他妈妈的高分贝再度出现,然后他爸爸也赶来了要打杀老鼠,崖余护着小老鼠让它们快跑……

史无前例的混乱。

那块石头在一片混乱中滚落到楼下的花园。

花园里很安静,只有一个老奶奶安静地晒着太阳。

我心念一动,想寄生于老奶奶身上。我喜欢她身上安详的气息。

可是,我第一次遭遇无法寄生的情况。

我一次又一次被弹出来。

观察了一阵,我明白了。

虽然老奶奶的身上佩戴着佛门大德赠予的宝贝,她自己也是个虔诚的佛教徒,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。

老奶奶心境平和、心地磊落,没有多余起伏不定的情绪,我没有办法寄生。

世人总是害怕鬼魅,却不知道真正鬼魅的根源是阴暗污浊的心。心地若是光亮无尘,再厉害的鬼魅也无法寄生。

对于我这个外星人来说,仅仅是寻求庇护才不得已而寄生,但是此界的其他魑魅魍魉可没那么善良。

老奶奶看了我一眼,淡淡地说了一句:

“哪里来,哪里去。这里不是你的地方。”

因为这一句话,我被弹到很远很远的天边。

幸亏一股极其强烈的情绪抓住了我。

我再一次成功寄生了人类。

她是一个挣扎在生活底层的人。

她的丈夫和她一样,都是这个城市里的底层阶级。

每天,她和他最担心的,就是钱的事情。

为了钱,他们无数次地争吵,从一开始的浓情蜜意,渐渐演变成为夫妻陌路。

她有三个孩子,分别是一男二女。最年长的孩子已经二十岁了。

每天,她都手脚不停地打理起家务。

我在旁边看着她,仿佛看着自己的母亲,熟悉而遥远。

晚餐时间到了,她烹饪出一桌子的菜。

她准备晚餐的时候,一直念叨着三个孩子喜欢吃什么,她的丈夫喜欢吃什么。

结果,等了又等,没有一个人回家。

她忍不住打了丈夫的手机。

“烦死了!在加班,不要再打电话来,别人的妻子都不会你这样,丢人……”电话被挂断,我看见她拿着手机发呆,脸上是深深的悲伤。

她抹了抹眼泪,把菜温起来。

一个小时后,三个孩子才陆陆续续回来。

“妈,今晚吃什么?”

她闻言赶紧把饭菜端出来,却听到孩子的各种嫌弃:

“妈,怎么让我们吃剩菜?”老大看见菜色,嚷嚷起来。

“不是剩菜,保温的时间长了点……”她赶紧解释。

“天天吃这些菜,真是腻烦。”老二撇撇嘴:“不吃了!我去同学家做功课。”

“我在外面吃完才回来的,我去洗澡……”老三直接走开。

她在餐桌边呆了半响,慢慢地把菜收好。

深夜,她的丈夫才醉醺醺地回来。

“……我有事情和你商量。”她刚开口,却听见了丈夫的打鼾声。

如是的场景天天上演,大同小异。丈夫的疏忽、孩子的埋怨、她的默默承受。

终于,她找到一个丈夫清醒的时间,告诉他自己的决定。

“你说什么?!”意料之中,丈夫开始咆哮:“你出去工作,家里的事情怎么办?孩子谁来照顾?”

“孩子都长大了,他们平时都在学校寄宿,周末才回来,可以照顾自己的。”她坚定地说:“我已经和别人签好合同了,违约是要赔钱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丈夫愤怒地摔门而去。

后来?

后来,她搬出来自己住,和朋友合开了一家花店,每天过得忙碌而充实,脸上是阳光般灿烂的笑容。

这个出来工作的决定,是她的心理咨询师给的建议。

她的心理咨询师,叫做琉璃。

一个月后,她的孩子来花店找她。

“妈妈,你变了好多。”老大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容光焕发的母亲。

“妈妈,你都不管我们了,周末回家,家里的饭没人煮、衣服没人洗、也没人打扫卫生……”老二开始抱怨。

“妈妈,你都不像我们妈妈了……”老三拉着她不放。

“你们记得妈妈叫什么名字吗?”

三个孩子同时点头。

“所以,我的名字不叫妈妈,我有自己的人生。”她微笑地抚摸三个孩子:“你们已经长大了,妈妈已经为你们付出了人生中最宝贵的二十年。现在,你们可以还给妈妈自由吗?”

三个孩子面面相觑,同时红了眼眶,然后又点点头。

最小的老三忍不住扑进她怀里,“哇”地一声哭了出来:“妈妈,我们以后不能再找你了吗?”

“我永远是你们的妈妈,只不过,我们以后换个方式相处,好不好?”抱着孩子,她也红了眼眶。

“妈妈,爸爸、爸爸……”老大犹豫半响:“好像要离婚……”

她点点头,没说什么。

那样的婚姻、那样的人,她不想再欺骗自己糊涂过日子。

之后,她很快和丈夫办了离婚手续。

哦,现在是前夫了。

前夫在这个家庭当中,一直活得像个死人,她一直忍了二十年的丧偶式婚姻。

现在,终于可以各自安好了。

孩子们反而比以前亲近她,有什么事情都跑来和她商量,老二那天还特地跑来炫耀,她自己一个人能做八菜一汤了。

番外一

我就是那个绝望的主妇的丈夫。

结婚二十年,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。

我很想让一家人都过上好日子,但是再怎么努力,升职永远轮不到我,物价飞涨,工资却永远不涨。

年轻时候的天真终于被现实打败,我开始后悔这段婚姻。两个一样穷的人,在一起只是互相拖累而已。

每天回家,她总是板着脸数落着钱不够用,我偶尔和同事出去小聚,回家之后就是她不依不饶地争吵,埋怨我乱花钱。

孩子们和我的感情并不深,因为我经常为了多拿一点奖金而加班,并没有多少时间陪伴和亲近他们。

偶尔有个假期,他们很希望我能带他们出去玩,但是出去玩又是一笔钱,何况我真的很累,只想安静地休息。

渐渐地,一家人越行越远。

最近我总是做梦,梦里面有一个人据说是我的妻子,她有一把温柔的声音,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——在梦里我好像得了很严重的病。

醒来,只见现实中的妻子拉长着脸,质问着我各种奇葩的问题,以及永远的不换花样的抱怨。

我感到疲惫,翻个身又睡了。

梦里那个温柔的身影又出现了,关心地问我为什么满头冷汗,是不是做噩梦了?

我想起现实当中的妻子的脸,不由自主点了点头。

真像噩梦。

或许,那真的就是一场噩梦。

妻子年轻时俏丽活泼的笑容,我已经想不起来了。

我越来越不愿意醒过来,只希望梦里的温柔关心是真实,而现实就是一场噩梦。

后来,我们终于离婚了。

孩子长大了,经常在周末轮流陪着我和她。

因为分开了,大家保持着距离,反而相处地融洽些,还有了些尊重。

偶尔,我还会去她的花店买花,彼此寒暄几句。

有一次,我还听见她在劝三个孩子:

“你们的爸爸也是人,不要太苛责,在没有生下你们之前,他也是自由的一个人……”

我听得感慨万千。

因为现在只有自己住,反而对屋子的清洁很上心,空闲时就整理屋子,然后自己泡着一壶茶,回忆着前半生的苦乐。

或者像年少时那样,对着窗外的景色画着水彩画。

是的,差点忘了我会画画呢。

也许,人和人之间就不应该无缝隙地相处。

也许,我就不应该结婚。

谁知道呢?

反正我的一辈子,很快就会过去了。

番外二

我对她的心理医生很感兴趣。

她仿佛也能感觉到我的存在。每次我随着寄主去问诊的时候,她总会满含深意地看我几眼。

终于有一次,在催眠寄主深睡之后,她问我:

“你想像一个正常人那样活着吗?”

“……能吗?”我惊疑不定地反问。

她弯了弯嘴角,满是神秘。

我记住了,她叫琉璃。

作者:Mercy

书名:《如梦令》

本篇连载小说已获授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

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一)
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二)
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三)
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四)
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六)

目录

最新评论
本栏目热门文章
周排行
月排行
那天 那次 那刻
如梦令
教育中的墨菲定律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六)
妈妈
警惕!别让这些消耗孩子的福报
被财富占据的心灵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二)
兰心悠远逸琴弦
活得太清楚,是最大的累
警惕!别让这些消耗孩子的福报
别嫌弃你的爹妈
活得太清楚,是最大的累
诗情画意 - 楚泽流芳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六)
你的迷茫,终会败给坚持
你若简单,世界就难以复杂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三)
一朵爱做梦的花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五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