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钦则仁波且(1800-1866)是智悲光(晋美林巴)尊者的化身。他刚刚诞生三天的夜晚在母亲怀里抱着时,就突然失踪了。他被空行母迎请到空行刹土去作客。三天之后的清晨,他又出现在床上。未满一岁时,有一天他面朝西南方站了起来,神情专注,清楚地看到莲花生大士刹土……兴奋异常。忽然,母亲走进来,惊讶地大声喊着:

“孩子站起来了!……”他一听到喊声,立刻从境界中惊出,一个趔趄就摔倒了……

自二十岁以后,遵照上师本尊的授记,他放弃至高无上的大师之位,隐世云游。在流浪的生涯中,获得了殊胜成就,本尊护法与他如影随形,他的所行所作,几乎都受到指示关照。有时,他显现猎人形象,结束许多动物的悲惨命运,使之超度到善趣或清净刹土。为了不让人生起邪见,他又使有些被杀的动物起死回生……有一次在雪山野岭,一些非人变化成猩猩形象,迎请他去坐客,他就飞跃常人无法攀越的高山前往。之后,安住禅定境界七天之久。当回来时,他处在禅定的愉乐状态,如酩酊大醉,漂漂摇摇地从峻岭之巅回到地面……平时,他多次采取非常手段,迫使弟子证悟大圆满……就是这样,他经常以瑜伽士狂放不羁的行为度化众生……

下面引述一则他梦境的故事……

一天夜里,我(多钦则仁波且)梦到自己在一座佛堂里,坐在上师(多竹钦·更桑仙攀)身边。突然,上师一跃而起,显得怒气冲天。他手挥亮铮铮的宝剑,斥骂我说:

“像你这种恶人呆在人世间有何意义?”说着,手起剑落,一下就把我的头颅砍下,我就这样死了!……

我感到自己在中阴世界漂泊……忽然,上师显现在我面前,对我说道:“我已杀了你,在显现临终中阴14和法性中阴之时,你未获解脱。现在,你已身在中阴世界,若不相信,你试一试有无脚印和身影?”

我木然地赶快试了一下,确实什么都没有……不得了,我一下子害怕起来——难道这就是似曾相识令人震撼的中阴世界?……我慌了神,迫切而猛励地祈祷上师如意宝!

上师郑重地对我说:“你必须到地狱去一次!”我听了,虽然心里感到难受,但对上师的信心却无丝毫退却……猛然间,上师隐无身影……就这样,我同一位我以为是自己妹妹的少女,一起来到一处辽阔的平原上,在那里有着男女老少许多人,有的穿着衣服,有的却赤身裸体……我向少女询问道:“他们是些什么人呀?”她平淡地说:“他们都是中阴身。”我们继续向前走,过了一座山口,忽然感到毛骨悚然。眼前漆黑一片。而下面却是如融化的铁水,遍地通红……我们向深处走去,看到无量无边赤裸身体的众生在凄惨地哭嚎着……此情此景,令我心中涌起猛烈的大悲心。

我思考着:如何能使这些人解脱呢?……不觉泪如雨下,恳切地祈祷上师!

那位少女有些挖苦地对我说:“你为了他人伤心流泪,尚不自知,你也马上会有同样下场的!”

我想:我自己的命运如何,那倒无所谓,他们那些人太可怜了!

突然间,我的面前出现了两个牛头马面的鬼卒,他们气势汹汹地冲我喊道:“你赶快到阎罗王那里报道去!”他们扯着我的手臂就往前走……

起初,我感到十分恐惧。但过了一会,我思量着:不必害怕,既然我没有肉体,他们又怎能折磨于我?

他们把我带到一座恐怖阴森的城堡里。在里面,有一个很高的铺着整张人皮的法座。在法座上端坐着一位身披黑色大氅的人(阎魔王),他右手持把生死牌,左手端握观察镜……我上下打量,猛然发现,他除了装束打扮是阎魔王以外,其实就是我的至恩上师——我愣了一下,赶紧顶礼膜拜,将上师的尊足放在自己的头上。我向上师祈求道:“至尊上师,请求您大发慈悲,把那些水深火热之中的地狱众生救脱出来吧!……”说着说着,我泣不成声。

上师微露笑容,对我说:“哈、哈!你怎么把我都当成你的上师了?……”随后唱起颂词道:“清净智慧所显相,我即圣主黑如嘎;染污错谬所显相,我即地狱阎魔王。迷乱之相业众生,瞬间解脱岂可能?命你前往吉祥山,莲师座下求开示!”上师一说完,打了个手印,我俩立刻回到来时的山口。

我看到那位少女正和一位大脖子喇嘛在一起。我告诉他们说:“我要去铜色吉祥山,可我找不到去的路。”少女胸有成竹地指着天空说:“上面有三条路,中间的那一条路就是。”

我们一行三人朝着那条路走去。其实,那条路算不上是真正的路,仅是红彤彤的光蕴而已。但是,我觉得自己因没有肉体,行走在这样的“路”上应该不成什么问题的。

然后,我就放心大胆地循着光蕴之路往前走……

不久,来到一处湖水边。一眼望去,烟波浩渺。岸边有四个银白骷髅手舞足蹈。它们旋绕着我们,张牙舞爪做出各种驱魔姿势……大脖子喇嘛双手合十向骷髅们祈请道:“祈求黑如嘎的向导给我们指示道路!”

话音一落,四具骷髅竟然轻掠湖面,翩然远去。它们的踪影化成一缕银白光带……仿佛引导着我们。我们顺着光带无所踌躇地朝前走……一会儿,也漂越水波,安然到达湖的对岸。

忽然,白光消失不见。抬起头,发现那缕白光已然伸向遥远的虚空中。我们再次循着白光所示,往上走去。从天空中低头鸟瞰,罗刹世界一片通红。有的城市是黄铜色,有的是铁灰色;有的样式由人头与骷髅构成,有的则由茅草屋组成……看看那些众罗刹,身形粗大,相貌凶残,装束恐怖,它们有一个头、两个头,甚至有三个头的。罗刹们数量众多,它们有的正在杀生害命,有的正在嚎歌乱舞,有的耕田种地,有的树旁打坐,有的戏耍游玩……

我们走马观花,来到一所高门阔宅前。门边有个手拿镰刀的红色姑娘,她向我们询问道:“你们为何到此地?”

我对她说:“我曾去地狱,上师命我再到铜色吉祥山莲花生大士座前来。请问,怎么走呀?”

她又问我说:“那你在地狱时,可见过阎魔王?”我回答说:“没有见到!我只见到我的大恩上师。”她略显赞叹地说:“你把阎魔王当做自己的上师,如此看来,你的智慧没有被浊垢所染。你是可以进入大院的。在里面有一幢三层楼的宫殿。底层楼是集修殿,也是夏脱昌莲师安住处,可你去的因缘尚未成熟,中层和顶层楼你所去时机也未到。只允许你顺着右侧的长楼梯上去,那里有威镇万物莲师,面朝西藏,无时无刻不在加持着雪域众生——这个地方,你是可以去的!”

我听了,欢天喜地,立刻朝着有一百多级台阶的楼梯跑去,“噔、噔、噔”迅速来到楼顶,那里有一个外饰珠宝璎珞,华丽庄严的广大洞宇,而里面却是怪石嶙峋,参差交错。从这些岩石中,自然发出元音咒语之声,沉厚抑扬,动人心魄。此时此地,有众多空行母载歌载舞,一派祥瑞景象……在宽广的洞中央,铺着五色彩缎的层层坐垫,我看到我的大恩上师以莲华生大士的姿态安祥端坐。

此情此景,我不由得内心中生起了无比的信心。我虔诚地祈请道:“感谢至尊上师,是您迫使我远离了不净垢身,能在这块清净刹土上晋见于您。恳求您以大慈悲摄受加持我……”说完话,上师紧紧地盯着我,他以不认识我的语气对我说:“你是谁?是从哪里来的?”我一五一十地向上师禀报了我的经历……

上师对我说:“我根本没有杀过你,也没有去过地狱……”我听了,感到无话可说,愣了片刻。上师露出笑容对我说道:“你没有被粗大习气与业力所遮障……看来,你对上师的信心是坚不可摧的。上师用宝剑砍杀你,那是想知道你内心深处是否存在疑惑和邪见,也是为诛掉你对轮回的执着。你去了一趟地狱,那是让你了知轮回的过患。而你把阎魔王当成自己的上师,这意味着你习气比较薄弱。”

然后上师以偈词吟唱道:

“我即上师师即我,一切即我之化身,见我即见诸佛陀。瓶灌成熟心相续,无常激励自相续。坚定信仰上师尊,求自解脱识本性。未获无变果位前,妖魔鬼怪有无数,当须诚心祈祷我!嗔害蛇与凶残牛,生命修行起障缘,一髻佛母做救护!此皆梦境所显相,速归你自所居处。与你结缘诸众生,愿获利益得解脱!”

上师一说完,把右手所持纯金金刚杵放在我的头上,同时,一位白色姑娘把托巴(天灵盖)里的甘露让我喝了三口,周围所有的空行母吟唱起莲师成就咒……稍过片刻,我就回到大门口。

那位少女仍在原地等着我。她高兴地对我说:“祝贺你,你已经得到了威镇万物莲师的加持。”她告诉我说:“从左边楼梯上去,有莲华王莲师化现的九位神变莲师正在度化众生。其中有三位神变合为一体,已前往西藏。白玛桑巴(九神变之一)正在漫游佛国刹土。剩下五位神变依然在那里——他们经常不断地加持护佑雪域众生。因你因缘没有成熟,还不可以去到那里,你必须要等到修行的功德圆满。现在,你回去吧!”

我骑在两只雪白羽毛的大雕翅膀上面,飞回到自己的住处……

注:

14、临终中阴:六中阴之一。即出现命障至断除内气的死亡阶段。即经历隐没次第中明、增、得或者白光、红光和黑光三种现象。

目录

相关链接:

7、《探索梦的奥秘》:乔美仁波且梦境经历

9、《探索梦的奥秘》:法王晋美彭措梦境经历

最新评论
本栏目热门文章
周排行
月排行
莲师开示:太迟了!来不及了!
心灵的妙药
法王如意宝:不闻思,独自在寂
密勒日巴尊者传(精华版)
顶果钦哲法王:真正的“心地善
简单易行的烟供仪轨!对空游饿
莲师心咒的广大功德利益!
【图解唐卡】唐卡之莲花生大士
《佛说佛医经》全文,让您了解
顶果钦哲法王:不要沦为念头的
莲师开示:太迟了!来不及了!
顶果钦哲法王:真正的“心地善
清定上师:念佛的方法
密勒日巴尊者传(精华版)
顶果钦哲法王:不要沦为念头的
【佛教常识】十二缘起、圣者七
《佛说佛医经》全文,让您了解
心灵的妙药
印光大师:病极沉重宜助念
全知麦彭仁波切略传